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rmrmr。c的充实感

今彼の全てが好きけど、でも、いつかこの気持ちを忘れた。そんなの自分とても嫌い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主角君们,在下爱你们~!

网易考拉推荐

可谓流年(59诞辰贺)  

2009-09-06 20:10:57|  分类: 漫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——呐,我们来定个协议吧。

 

可谓流年(59诞辰贺)

 

「日本是一个怎么样的地方?」

「这个嘛,是一个充满美少女气息的地方~」

「除此之外呢?」

「是一个可以有浪漫的邂逅的地方。」

「结论就是,日本就是一个甜的发腻的地方。」

纸飞机一圈一圈的划过,始终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「我打算去日本。”下定决心的语气。」

「哦?!这又是为了什么?」

「为了去见那个命运的‘宠儿’。」

 

他叫泽田纲吉,用日本人的说法是一个废柴,除此之外别无其他。

合上薄薄的几页资料,用手托着下颚,看到隐隐约约窗外显现的陆地。

彭格列十代目就在这么一个狭小的岛国。

仿佛伸出手掌就能盖住的地方,到底会有多无趣?

真的要去验证似的,又或者是难以置信,手掌就这样盖住了陆地的景色,很严实,难以挣脱。

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嗤笑,果真是一个无趣的地方。

 

「十代目。」

「狱寺,我觉得你没有这么叫我的必要,你可以直接说纲。」少年的眼神恍惚了一下,严肃的声明着。

「既然是做戏,当然就要做全,不是么,十代目?」某位没心没肺的张扬的笑着,无赖而且嚣张。

「我并不习惯你这样,狱寺。」

「我也并不习惯你这样,传说中的废柴男是么?」

银发少年勾起了嘲讽的笑容。

「既然我们各取所需,就没必要去习惯,你我本质上都一样,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,我只是你表象上的忠犬。」

面对银发少年的阴狠,纲漠然的转身。从远处表来并不清晰地声音。

「既然如此,我很高兴你还认真的记着你的本分或者该说是庆幸。」

貌似随手挥去耳边的声音,银发少年微微眯起了眼睛。

十代目么,要当上还早得很。

 

「纲君。」橘色头发的少女招呼着走过来。

「小京。」少年温和的脸上带着一丝兴奋。

「大哥叫我来邀请你去今晚的集会。」橘发少女浅浅的笑着,客气而又疏离。

「好的,我会把蓝波一平他们也带上。」少年的脸就想所有在恋爱中的人一般,别无二致。

「哼哼,每次看到你这个虚假的作态,恶心的让我想作呕。」

天台上,狱寺抛出了手中蹂躏的草,漫不经心的说。

「既然如此喜欢她 ,还假装不敢表白的样子玩弄她?」

「也许她早就察觉了吧。」少年惆怅的感叹着。

「少了一个可以牵制的棋子,感觉真的不怎么好,狱寺。」

「还真是冷血的十代目,不知道清纯可爱的京子小姐看的是不是真的这么透彻。」

面对钢丝的栅栏,狱寺侧坐了下去。

「你害怕了。」陈诉的语气。

「也许有那么一点。」难得真诚的语气。

「害怕高处?害怕自己会有那一天想跳下去?」纲也随着坐了下来。

「不,害怕的是你,你实在是一个太恐怖的人。」

「这是一句实话呢。可是啊,狱寺君,我也有害怕的东西。」少年闭上了眼,仿佛透过那层眼睑也能看见世界,也能拥有世界。

「那容我代我的好奇心问一下这个危险的问题,十代目你在怕什么呢?」狱寺眯起了眼,透露出危险的气息。

「我呢,怕有一天,忘记了我的责任,就这么跳下去。呵呵,在这里的话会被恭弥前辈秒杀的吧。」纲的语气很确定很满足。

狱寺放弃了研究危险人物的想法,也闭上了眼。

「没想到,十代目也会怕死。」发出了两声嗤笑。

「这样的你才稍微有趣了一下。可是,坏人是可以活千年的。我们两个坏人不一定会这么早死。」

「我们两个?你真是有趣的宠物。」纲起身,拉了拉皱褶,准备下楼。

「我要下去继续演我的戏,要一起么,狱寺君?」少年的身影在远处站定。望向好像还在瞌睡的人。

「乐意之至,十代目。」

 

来到日本的三天零四个小时,我遇见了我的狩猎目标。

乱蓬蓬的头发,无知的眼眸,人畜无害的脸。果然就是传说中的废柴。

可是,或者是奇怪的是,迎向我视线的他,脸依旧是那张脸,眼神却很阴狠。

呵,原来是同一种人,原来还是一只老狐狸。

「狱寺君,初次见面,你好」。第一次经过他旁边,他说。

「好可怕啊,狱寺君。」第一次投炸弹,他说。

这惺惺作态的小女儿像是怎么回事?事情可能往有趣的方向发展着。

「彭格列十代目,初次见面。」第一次见面,我说。

「请让我做你的左右手吧,十代目。」第一次败在他手下,我说。

猫捉老鼠的游戏,比的就是谁比谁更有耐心。

 

「狱寺君敬启,放学后我在并盛中的天台等你。」

鞋柜里,躺着这样一张纸,用着华丽的意大利文的笔迹。

 

等到乱发的少年匆匆忙忙赶到天台的时候,夕阳下已经有了一个晦涩的背影。

「彭格列十代目就是这样的让人等了半个小时么?」

「不好意思,狱寺君。我要先把蓝波送回家。」少年依旧笑得很无良。

然后,炸弹直接把栖息在栏杆上的乌鸦惊飞了,烟雾弥漫的地方不见了少年的身影。

「我不想看见你那副嘴脸,还有资料上可没有写废柴纲原来有这么好的身手,这恐怕不是reborn教育的成果吧。」

狱寺转身看向另一个方向的纲,继续拿出了几个炸弹。

轻微的叹了一口气,少年定了一下神,说

「何必这么较真呢,狱寺君。在这样下去惊动了别人于你于我都说不过去吧。更何况你想游戏就这么结束?」说完,少年也不设防,就这样走到狱寺身边。

「我们真的是同一种人,我的相信眼光」。少年张狂得意的笑着,在夕阳下,昏暗不定,略显扭曲。

狱寺收起了手中的武器,挑了挑眉。

「哦~怎么说?」

「——呐,我们来定一个协议吧。」

少年转过脸,认真的说。

「我需要壮大我的势力,所以请成为我的部下。」

类似于笑话一样的话语却有着莫名的蛊惑。

「这只得宜于你,对于我,又有什么好处呢?」狱寺仿佛看白痴的眼光看着少年。

「你难道不想摆脱你的家族?」少年漫不经心的说着。失去了光线,狱寺无法辨别话语的真假。

「原来,我还不知道你有读心术,彭格列家族竟然还有这样的能力?」

「其实。」少年朝狱寺很愉快的笑着。「这是曾经你和我说的。」

「是吗?」仿佛早就知道了一般。「原来未来的我这么没出息。」

「呵,我就知道聪明如斯你一定能猜到。」少年仿佛卸去负担的摇摇手。

「那么,我们的君子协定就这样成立了。」失去了光,人就会变得糊涂,果然如此。

 

未来是什么?

是不是一只蝴蝶飞过就会存在西伯利亚的飓风?

如若不是,何必装得这么辛苦。

明明就已经不是自己了,为什么还要装作自己。

你一个二十几岁的老男人,还要去装奶油小生?

「只是后果承担不起罢了。」他说。

「承担不起?是怕害了别人还是害了自己?恐怕是后者吧!」

「是啊,还是狱寺了解我。失去了现在,事去了十代目的名分,我就只能一辈子做废柴男了。」

「狱寺啊,你理解万人之上的感觉么,你知道众望所归的含义么?」

「当初我也是不知道的。」

「不知道该有多好。」

「不知道的话,睁开眼我还是那个废柴男,这有多好。」

「这是多么好啊。」

某天放学的路上,他絮絮叨叨的说着,不知不觉却泪流满面。

 

他说,在他的曾经里,今天有人向他告白。

他说,能分享秘密的就是知己。

「既然我的秘密你都知道了,那我们就是知己了!」

肯定是喝醉了。

他说,一起来吃蛋糕吧,曾经的他就带着一个蛋糕来表白。

「傻瓜,哪有拿蛋糕表白的。」少年在烛光里摇头晃脑的重复着。

「其实,即使是傻瓜,也是一个聪明的傻瓜。」貌似加强肯定语气,少年重重的点了一下头。

「我有说过么,狱寺君,你和他长得很像。」少年睁开迷蒙的眼睛,脸一下次凑近。

「我知道,而且今天是他的生日。」狱寺别开少年脸,闷闷的说。

「呵呵,是啊。我知道,没有说。」

「你说如果今天他没有向你告白,未来会不会改变?」狱寺认真的问。

「也许吧。」少年叉仰着,不再执着于烛光。

「那么。做戏要做足不是么?」狱寺站起身

「十代目,我喜欢你!」恭恭敬敬的鞠乐一个躬。

纲躺在地上大笑,笑得打滚,笑得流出眼泪。

「做的还真像,当初他就是这样的,呵呵,呵呵呵。」

狱寺蹲了下来,阴影罩着地上弓着身子流泪的少年。

「如果,我是认真的呢。」脸色晦涩不清。

「可是啊,狱寺,我认真不起来,我已不是当初的我了。」少年的声音仿佛笑着仿佛哭着,闷闷地,听不真切。

「可是啊,纲,我还是像当年认真起来了,尽管我也不是当年的我」。

狱寺捞起了少年,轻轻的在耳边低语。

「现在我们切蛋糕吧,十代目。」

后话:结文万岁!!

      我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了。。。

好吧。。我完全不尊重天野明把两只性格改成了这样。。黑暗如同我高三的生活!!

我是变态自念千遍。。。

但是,这是贺文贺文贺文!!!狱寺生日快乐~还是给了你一个GE的~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