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rmrmr。c的充实感

今彼の全てが好きけど、でも、いつかこの気持ちを忘れた。そんなの自分とても嫌い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主角君们,在下爱你们~!

网易考拉推荐

迟雨祭【=皿=夏目同人·一半】  

2008-08-30 13:07:45|  分类: 漫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序·夏始

“今年的夏天很长呢……七过屋不会有生意的吧……”

“大概七过的第一过就是不来买包子吧……老板是个贪心的人呢……”

知了不满的哼哼两声表示不满,示意树妖结束这么无聊的话题。

树妖无奈的摇摇树叶,在这样没有风的日子里,显得很奇怪,只是路上并没有人,也没有人会去想“啊!原来是存在妖精的!”

 

  “看看,知了君,来人了。”

  “感觉是铃子吧,也只有她在这么热的天还会贪吃馒头,她可是很长时间没来了啊。”

 

  “夏目,快点!你到这个年纪就不顶用了么!还带这么个幼齿的帽子。人类真是奇怪的生物。”‘铃子’身上有一只招财猫趴在她的身上,还不满的扯了扯‘铃子’的帽子。

  “啰嗦啊!这是小狐狸的礼物,不要扯坏了,小狐狸会伤心的。再说,猫咪老师,作为挂在主人身上的pet,你没有权利发表抱怨吧。”‘铃子’拉了拉被扯下去的帽子,把激动地快掉下去的猫托了托。

  “真失礼啊!什么pet!我可是有美妙姿态的妖怪,要不是因为铃子的友人帐……”猫继续嚣张着。

  “是,是,猫咪老师,快到了哦,会被人听见你讲话的哦!?”少年无奈道。

 

  “铃子的友人帐?知了君,这位是谁?”

  “不知道,老板出来了,不要讲话了。”知了君开始陷入莫名的沉默中。

 

  “贵志,又带着猫来买馒头?你还真是喜欢小动物呢。”七过屋的老板热情的招呼着,毕竟是难得的生意。

   猫咪老师哼了一下,‘铃子’当没听见只是淡笑了一下。

  “是的,马上要出去旅游了,阿姨实在太想吃老板这里的馒头了,拜托我来买一些。”

   阳光洒在少年的眼里,少年笑着,但并不温暖。

   知了君知道少年已经习惯了撒谎。

 

一·露谈

  “贵志,睡觉记得关窗,天开始冷了。”

  “知道了,阿姨。”

  “现在的少年真的是弱不禁风啊!这点事都要操心!”一只猫舔了舔困在胡子里的西瓜子,连它也觉得奇怪,这么稀疏的胡子,竟然也能困住西瓜子?果然有这种不祥的预感。不会友人帐又会少了吧!不要!喵~

  “猫咪老师,已经晚上了哦,合格的pet这个时候是和主人一起乖乖睡觉,而不是乱叫的。”浅发少年关上窗,转身蹲下来把那个困在胡须里可怜的西瓜子拈开,向那个全身耸毛的猫调笑道。

  “夏目,你要决斗吗!我可是十分伟大的妖怪哦!”猫威胁的向前挪了一步。

   少年不为所动,拉了灯,铺开被子。

  “老师,晚安,今天晚上不要再趴在我脸上哦!”

  “哼!”猫蹭到被子边上,顺便还拧了一下被子撒气。

 

  “扑,扑”什么东西扑在窗子的声音。

   少年撑开眼,挪开扑在自己脸上睡得正欢的猫,看了看外面刚露鱼肚白的天。

  “猫咪老师,醒醒。”

  “喵~怎么夏目,难道不知道睡眠对保养很重要么!”猫伸了伸不长的四肢,在地上滚了两圈,然后蹭到少年身边。“早饭呢!不要告诉我你没私藏七过屋的馒头,我记得昨天你抢过去两个!”

  “是,是。”真不知道为了谁才私藏这两个馒头,就知道你早上会饿。

   少年从身边的柜子里取出一个小碟子,再把用纸包起来的馒头放到碟子里。

  “先去洗脸漱口,否则禁食。”少年把碟子搁在猫怎么都勾不到的柜子上。

  “哼,这就是人类的愚蠢,我们妖怪就是不拘小节的!”由于屈服于少年的淫威下,猫悻悻的蹦出去了。

   少年伸了一个懒腰,为少了一个吵闹的宠物而庆幸着。走了两步去开窗,刚开了一个小缝,就感觉一个黑影划着脸颊穿过。少年诧异的转过头。一束阳光射在了黑影上,是一位老人,看起来年纪很大了。

那老者弹弹身上的露水,抱歉道:“夏目大人,抱歉打扰了,因为我敲了很长时间的窗,而我不能在露水里呆太长时间的,所以就冒昧进来了,请夏目大人多有原谅。”

老者谦卑的样子让少年十分不习惯,少年回过身,礼貌性的介绍道。

  “你好,是来要名字的吗?我叫夏目贵志,铃子是我的祖母。”

   老者顿了一下,恐惧被少年眼中的淡漠所冲散,老者难以启齿。

  “不是的,恩……贵志君……我不是来要名字的。”

  “这不是正好,夏目。”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猫咪老师打了个哈欠,踱步进来。“友人帐一天比一天薄,我还帮你有什么用。真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人类总是做蠢事。”

  “猫咪老师,能告诉我在你嘴边的豆沙印是怎么来的吗?我记得厨房还剩下几个豆沙包子,是我们今天的早饭?”少年抬眼瞄了一眼柜子上七过馒头“这个,充公。”

  “哼!”垫后的是猫不服气的的鼻腔里发出单音节助词。

   感觉到空气里的气息有点缓和,老者又开始了他的谈话。

  “老身是一只知了,想必夏目大人已经看出来了。老身此次冒昧前来只是想问一下。如果友人帐上的妖怪死了,那么那页友人帐会怎么样?”

  “没什么,只是一页空白罢了。”猫不知何时伏在夏目的肩上,漫不经心的说道。

  “猫咪老师,你不觉得你应该解释一下吗?我可从来没看到过有哪一张友人帐是空白的!”少年有些气愤的看着把头缩到他头颈里的猫。

  “妖怪有时也会和人类一样,临死前都会有一个放心不下的人,而如果友人帐的主人是可以托付的,妖怪会把另一个妖怪的名字代替自己写上友人帐。不过第一,妖怪很少死,第二,很少会有妖怪托付给铃子,毕竟友人帐上大多数名字都是被强迫写上去的。就是这样,我认为没有必要说明的。”猫不太爽快的扭了一下屁股。

   少年把视线收回放在老者身上“那么,知了精,你又为什么会来问这个问题?”

   老者顿了一下,意识到还是要把真相说出来。

  “很久以前,在我还很年轻的时候,夏天栖息的一对树苗上,那是一对树妖姐弟。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在上面,我看着他们长大,成为真正适合我居住的地方。但是问题也由此而来,他们没有名字。作为一个成人的妖怪,没有名字是可耻的。于是他们来向我讨教名字。”

  “真是愚蠢啊!真真强大的妖怪是不会在乎这些的!事实证明,他们还不怎么强大,哪有我的英姿飒爽!”猫从肩上跳下来,在原地转了两圈。

  “猫咪老师!打断别人说话是不礼貌的!别和我说什么不拘小节!”夏目把兴奋到转的失去平衡晕晕乎乎的猫再次拎到身边。

  “是的,斑大人,这对姐弟的确还没怎么强大。但是为了不打击他们的积极性,我还是给了他们取了名字。很多人都说,知了是夏天的碎片,我很喜欢这个称呼,但我是男的,所以一直为不能用而感到可惜。因此,他们姐弟在这五个字当中挑了两个字,在另外自己加个字就变成了自己的名字,真的是惹人怜爱一对姐弟啊。”

   知了精还适时的抹了一下眼泪。继续道。

  “这样和平的日子没有多久,出现了一场森林大火,烧掉了大半片森林。所幸的是那对姐弟没事,而就在那次,姐姐把名字给了铃子大人。这应该是件可喜的事。但是因为森林毁了,开发商看中了这片地,把剩余的树都砍了。L铃子大人在开发商之前把姐姐给砍走,就一直放在后院里,直到铃子去世,那块朽木才一起被烧毁。而弟弟一直不知所踪,我就一直在那块地等着。这几年才不得不搬走到七过屋的那棵树上。恩,我想友人帐上的应该是弟弟的名字。”

  “原来是这么无聊的一个故事,夏目,我们就不要管了,既然名字就在友人帐上,宿主会自然而然的聚集到主人身边。就不需要我插手了。”

  “是的,斑大人,就不劳贵志君特意去寻找了,我来只是想说,如果找到了,我想见那孩子最后一面,毕竟我也老了,活得也差不多了,我怕是拗不过几个秋天了。”

   注意到知了精眼中的悲伤,夏目安慰道。

  “我了解了,是七过屋门口的大树对吧?我看见的话会来通知你的。”

 

   送走了知了精,猫懒懒的趴在一边。

  “夏木真是善良啊。这就是人类的弱点,妖怪有了这个弱点也就不能立足了。”

  “也许是的,猫咪老师,但我总觉得似乎在某个地方,听到过这个故事。”

  “你睡糊涂了吧……对了,不要扯开话题,那两个馒头我不充公!”

 

   是的,也许就在某个不知名的夜里,我真的看见过,那美丽的却不耀眼的碎片。洒在一片耀眼的星空下,无奈的倾诉着这个故事,而我却无动于衷。

 ps:这个文。。我承认很小白。。很慢热。。纯属无聊之下。。但又无法治愈自己。。自己治愈自己的产物。。同志们p斗我。我都接受。。这里只有一半。。另外一半也许遥遥无期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3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